《唐律疏议》故《唐律典》第十二章户婚评

2023-10-02 22:23

  【疏】注曰:户婚之法,汉丞相萧何承袭六章秦律增修、行、胡三章,为九章。法律。直至后周,均称葫芦。北齐附有婚姻,称为婚姻户法。隋开皇将户婚法改为户婚。由于官职完成,即户籍、结婚,属于二级官制。

  150 出家者,其父母为徒三年;对于那些没有学校服务的人,他们将被降为二级;对于女性家庭,则降至第三级。这意味着没有人与整个家庭有联系。如果这不是父母的责任,那就是他们的错。就是说,若见在职者,即使离家多户,也都是走漏户之法。

  【疏】议曰:贵州贵州百姓皆有书。如果同一家庭中没有未登记为会员的成员,则该家庭的父母将一起学徒三年。那些身体和室内且没有职责的人将降为二等,服务两年。若家无男夫,而以女子为户主,独留其刑,则减三级,合员一百。值得注意的是,“是指一户没有一个户”。本文不统计人数,仅统计家庭。虽一人一户,若不执着,则离户而居三年;虽有百人,但一户附于其,而不附于他人,以止继漏。 “若不由父母”,就是父母不懂得离家,有罪,父母不肯坐。 “现役者”是指受官员驱使但户籍不明的人。现在他值班了,也没有什么课可以教他了。如果他独自离开家,他将在六十岁时加入他的工作人员行列。 “话多者,宜循漏言之法。” [1]有漏课的,处三年以上罪;若不教训,则停止犯罪一年半。

  谈及增​​减年龄,指疾病、老年、中年、幼年等。免予劳动者,一人缓刑一年,二人一年级,犯罪者则被判处三年徒刑。

  【疏】议曰:指年龄模糊而增至老年,减至中小而病情加重而引起疾病。它从残疾到致残疾病,从致残疾病到严重疾病。虽有致残病,免学役,但若病重,则须候人,故曰“如此”,罪缓三年。

  未免学或无学服者,四口算一张口,犯罪期限仅一年半;如果少于四张嘴,则手杖将是六十根。布曲和奴隶也是如此。

  【叔】说:虽然口数有增有减,但不能免服。表示年份已增减,不需要服务。所谓“漏嘴无教”,是指虽然年轻,却没有看到任何教训,有病,有老,有中,有少,就像女人一样。 “四口合一口,罪孽可止一年半”。如果剩下四张嘴,就花了一年,十二张嘴就是一年半了。四口不够,杖六十。还说没有班级服务。如果家里漏水,或者被扣了必须做功课或者不做功课的罪名,他就会受到像厌学而不厌课一样的惩罚。如果课程从一句话持续到犯罪结束,或者如果疲劳没有变得更严重,课程将停止并重复课程。奴仆、部曲也与不教者同。该法名为“逃避教训和义务”。课程和职责不是必要的。如果说有一件事可以避免的话,那就是逃漏之法。

  151 不知道遗漏增减者,一次四十鞭,三次加一级;百杖加百,十次加一级。犯罪行为将停止三年。那些不知不觉就离家出走的人,就会遵循漏嘴法。这也允许地县的家庭搬迁。对于那些知道的人来说,每个人都有相同的家庭法。

  【疏】议曰:正气负责,应掌管商事、户籍,应能藏书作书。漏户不知情者,视为丧失户籍、漏户、增减年龄,一次四十鞭,三人一级。不知不觉中离家者,则依漏口法,不论屋内有多少口,一律计入口部。地、县对于离户人员,也允许按此方案进行口头处罚,不按离户法办理。若知遗漏增减,遗漏及增减总数,即与家庭罪法相同。州县数口,此罪也。户籍如有漏漏,如有明知或不知情者,按丙满法亦属犯罪。

  152 州县不增减者,县十人鞭三十,三十者降一级;越过藤条一百次,五十岁者扣一等分。根据该州管辖的县的数量,通常被视为犯罪。按照总体计划,掌管两个县的人,会受到二十张嘴的三十次打击;掌管三郡的,将受到三十口的三十打,以此类推。对于机甲来说也是如此。如果漏增减在一个县合并,则所有县都可以接起来。如果一个人不再掌管一个县,他的县犯罪就会减少一级。总体计划的其余部分是正确的。每项犯罪将被判处三年徒刑。知道真相的人将会共同努力正法。 [2]若有增减而不自知,若无文献记载,则官为领导;如果有文件记录,则主要官员为领导。助官以下依次坐节级。

  【疏】曰:“不察州县漏增减者”,与上一篇“州县漏增减”同义。同样的意思。三十可以打十,一级可以加三十,那就是两百二十张嘴抵一百棍;如果棍子太多,一百张、五十张嘴,再加上一张。 “郡县按所辖县数而定罪,掌管二县以上者为罪,掌管二县者罚三十。掌管二县的,罚二十、三十;掌管三县的,罚三十,以此类推。” 。 “计算和加法也是如此。”意思是一个县三十个人增加一级。即一州治二县,一级加六十人;主管三县的,加九十人为一级;主管三县的,加九十人为一级;主管三县的,加九十人为一级。若掌管十县,九十人加一级。三百张嘴加一张。 “一郡漏增减”[3],是指治三郡,一郡失踪三十人,则国罚三十人;治三郡,一郡漏三十人,则国罚三十人;如果你掌管四郡,一郡有四十人失踪,国家也会受到惩罚。三十,故曰“可通诸县”。 “如果一个人不再治理一个县,那么这个县的犯罪就会减少一级。”意思是说,县要解放三十人,州要鞭笞二十下。 “其余总计以此核定”,即在一定法典内,郡治县,督牧牧,柘充郡督校尉。应当纳入总体规划的,如有违法,也予以允许。每项违规行为将被禁赛三年。 “知道真相的人,将会受到同里正法的惩罚。”若州县知实,得罪同里政法,李政必受同里政法之刑,其父母亦犯前文所言同罪。